【關鍵詞】 三寸金蓮  民俗  纏足  裹腳  金蓮  小腳  弓鞋  繡鞋  收藏  采菲錄  纏足史話  footbinding  lotus shoes 
   
http://www.footbinding.com.tw/    
     
首  頁 預註冊處 三寸金蓮論壇 弓鞋與纏足 纏足文化風俗 纏足與性 相關著作 站長信箱
本站文摘 英文文摘 最新資訊 編者的話 廣川醫院 本站地理位置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本站文摘 上一頁▲ 目錄頁■ 下一頁▼


特殊裹法:夾竹片與石板壓迫

    纏足的過程,主要是把關節扭屈,並把腳上的橫弓和縱弓扭到最大的限度,所以標準的裹腳方法都是用布條纏裹扭屈,把關節屈到極限,扭傷,脫臼幾乎是必然發生的。等關節扭過去腳自然蜷屈弓小,這是正常的裹腳方法。但是在有些情況,幼女裹腳起步較晚,或是不了解纏裹的正確方法,或是有些要求裹出特別纖小的情況,這時候除了用裹布纏裹之外,也有很多是借助其他方法的。 

夾竹片: 

    這是北方比較常用的方法,北方纏足較注重纖瘦,因此,在裹瘦以後,腳趾全部蜷折到腳,腳掌內外緣雖纖瘦卻有幾處關節旁凸的位置,如要裹得更瘦,就用兩片竹片,夾在腳掌左右用裹布緊纏,纏的時候生硬的竹片緊貼靠在腳骨關節上,痛苦可知,往往有關節凸起的部位,由於磨擦的關系會導致潰爛化膿。雖然如此,北方尤其山西省仍有很多人用竹片夾入行纏,目的除了把腳裹得特別纖瘦以外,還可以把大拇趾裹得尖細,腳跟也能一併裹得瘦窄,整隻腳裹出來又窄又直,纖如柳葉,細瘦可憐。所以雖然裹得時候少女往往痛徹心脾,整夜哭泣,但是爲了一雙瘦削正直,傲視衆人的小腳,還是吞下淚水忍痛力纏。與夾竹片相似的裹法,有人用大約三公分寬的竹片,用布包著墊在腳跟兩側和後面,幫忙把腳跟束小,也有人用銅板或一片凹形木片壓在腳的內外踝纏裹,還有人怕裹彎的時候,腳面凸出太厲害形成鵝頭,就用一個銅錢壓在腳面上纏裹,這些方法都是硬生生的把腳用堅硬的東西束上去,來改造不夠滿意的小腳腳形,姑不論效果如何,但少女在纏束過程所經歷的那種刻骨銘心之痛,對現代人來說,可真是極不文明和不人道的做法。 

石板壓迫: 

    舊時代家中有很多器具是用石頭製的,石磨或洗衣服的砧板,是婦女最容易拿到的重物,於是腳纏得不稱心如意時,就有人拿石板去壓腳,石板壓腳最常用於腳向內歪,內拐的情況。正常裹腳裹彎的時候是直接往下彎屈,但外縱弓還沒有裹彎,大拇趾會向內側拗屈,這時候整隻腳就像鐮刀形內彎,改正的方法就是脫下弓鞋盤坐著讓腳心相對,雙腳置於硬木板上,用重石板放上去壓,剛壓上去,歪屈的腳掌受壓迫,當然十分痛苦,壓過一小時以後兩腳從膝蓋以下就麻痹了,有時怕石板的重量不夠,還要用手按在石板上增加重量,讓內拐的腳掌矯正回來。通常連續每天這樣壓上一兩個月,才能顯出效果,腳經過這樣壓迫以後,腳趾蜷彎的程度也較理想,同時腳變得兩側平直周正。 
    石板壓迫以後雙腿麻木,有人以爲麻木是因血夜循環不良,怕因腳的血液循環不良導致雙腳壞死,所以壓麻木了以後多會要求少女們起來行走或是做灑掃的工作,可是雙腳麻木如何行走,有時還得用兩個人扶著到處走動,活動血液循環。壓石板一般是坐著施壓,也有人睡覺時躺著施壓,腳上穿睡鞋,放在石板上,再壓石板。壓石板的目的是爲了改善歪拐的腳形,也有人只是爲了把腳裹瘦而用石板來壓迫。





●特殊裹法: 棒錘與裹入碎瓷

棒錘: 

    在纏足時,少女怕痛常會偷解纏腳布,或是哭叫閃躲不肯纏裹,爲人母者屢勸不聽,往往拿起鞭子藤條氣得到處亂抽,有的時候氣極了,故意抽打其雙腳,這是爲了逼使少女裹腳的處罰,而所用的多只是細長的木條,但是舊日纏足的時候竟然有人用寸許粗的木棍朝著腳趾用力捶打,打到讓腳趾骨折脫臼,容易拗折裹瘦,用的木棍有洗衣服、漿衣服時捶布的棒捶,也有用擀麵杖,把腳先裹緊了,再用棒捶狠敲,敲到腳趾脫臼骨折,這樣腳不但容易裹瘦裹小,一雙腳也特別軟綿,柔若無骨,這樣的例子是妓院鴇母飾雛慣用的手段,也有繼母這樣對待女兒的,可以說比酷刑還要慘毒,少女裹腳時拗折已經夠痛苦了,還要再用棒捶朝著腳趾猛捶、猛打,像是犯了什麽滔天大罪接受酷刑一般。 

裹入碎瓷: 

    這是用破舊的杯瓶碗盤等瓷器,敲碎成堅硬顆粒,纏腳的時候墊在腳掌上,通常是墊在反折的趾背底下和腳掌心底下,用裹腳布纏上去,再逼著女孩走路,讓尖銳的瓷片刺進腳趾和腳掌裡,把腳割破。腳割破了以後,血滲出來和腳布緊緊黏著,重裹時,裹腳布往往解不下來,需浸著洗腳水用力撕,常常血塊連著皮撕開,雖小心的把碎瓷片取出來,難免會再滲血。雙腳的傷口浸在熱水裡,幾次以後馬上發炎腫爛,裹腳布黏得更緊,撕開裹布時,連著皮肉一起撕下來,膿血淋漓。這樣裹法確實血腥殘忍,不可思議。鋒利的瓷片刺在腳上,還要逼著四處走動,碎瓷刺得更深。腳趾是神經最敏感的部位,趾背上又沒什麽軟組織,皮膚下摸著就是骨頭,硬生生墊著尖銳的瓷片走路,真的像是在接受什麽酷刑,裹腳的風俗已經是夠殘忍夠殘酷的了,但是竟然還有人衍生出這樣的纏足手法出來,這種纏法不是一地一人一時的特例,就筆者所知,在纏足風氣較盛的山西、臺灣、河南、 
甘肅、河北等地都曾有這種裹法,目的是讓腳趾腳掌上的筋肉發炎,腫爛以後再進一步纏裹,用瓷割刺,原來紅腫的組織潰爛化成膿血流掉,腳不但特別纖瘦而且關節韌帶也變得很容易扭折,裹彎,所以有「腳一發味,如果成熟,必易速小」的說法。腳潰爛化膿的時候臭味很重,很難聞的壞死的味道令人不敢接近,這就是所謂的發味。 
    除了把瓷片墊在腳掌底下纏裹,也有人拿大片的碎瓷片往腳上割的,把腳上的皮膚肌肉割破,促其早點化膿潰爛脫落,也有人把碎瓷敲得更碎,成爲瓷渣,先將裹腳布浸濕了,然後財敷上一層瓷渣在上面,用這樣一條滿佈瓷屑的裹腳布來纏裹。裹腳時,腳上經常會長雞眼,根據經驗,一長雞眼,趁著雞眼還小就要趕快用大針挑掉,有的母親幫女兒把腳上的雞眼挑掉後,還故意用針在腳上到處亂刺,刺到千目萬孔,這個做法與用碎瓷片裹的目的相同,都是故意讓腳受傷化膿爛掉,一雙腳才容易裹小。碎瓷夾入纏裹確實讓人難以置信,纏裹的痛苦可想而知,一般爲人母者很難狠心這樣下手,所以我蒐集到的幾個例子都是養女、繼母、婆婆、童養媳的關係下發生的,當然也有年紀較長的少女怨恨腳裹不小,矢志發憤,用這種方法把自己的腳裹小的。 

    竹片、石板、碎瓷、棒捶的裹法,並不是一般裹腳時常用的方法,可以說是一種特例,但是確實也太特殊了,這是在纏足的風俗下衍生出來的,有些做法令人難以置信,但每種方法都能找出好幾個背景不同的記載,也都能講出幾分道理,令人不得不信。除了這些特殊裹法外,還有更爲荒誕不經的殘酷做法,縱觀這些纏足手法,令人不免懷疑裹腳與虐待的分野在哪裏裡